珠海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译言互联网盗火者

发布时间:2019-10-13 05:30:18 编辑:笔名

  这家站聚合了千万小的利他和利己的行为,获得了巨大的公益成果

  截至2008年6月30日,中国的互联民已经突破2.53亿,首次超越美国而居世界第一,几乎每5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个民。这些数字似乎能让中国这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骄傲。然而让中国民尴尬的是,在互联这座浩瀚的知识宝库中,英文信息占了80%,在剩下的20%中,法语占其中的大约5%,汉语信息所占百分比微不足道,至于其中的精华信息,更是少之又少。

  绝大多数中国民英语水平不足以阅读英文文章,谁能帮他们弥补缺憾?

  2006年,译言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应运而生。

  依靠友的介绍、翻译来把外国媒体的精华文章介绍给读者,这种简单的模式,不像是在做生意,更像是个公益组织。正是因为有众多义务参与者,译言这样一个看起来有些乌托邦性质的站,才能成了如今号称中文互联上日更新量最大的翻译站。

  由利己聚合而成的利他结果

  张雷、赵嘉敏、赵恺,译言的3个创始人的经历有些相似,都是上个世纪70年代生人,都是清华大学的毕业生,都有过出国留学的经历,张雷和赵嘉敏是大学同班同学,和赵恺是同一所高中的老同学。

  我大概从1996年接触互联,那时在民中已经算高龄了,因此主要把互联作为获取信息的工具,少了些娱乐的因素。张雷说,这让我感到中文互联娱乐有余、信息性不足,从而萌生创办译言的想法。

  另外一个原因,显然是出国留学的经历。在国外,可以接触到更多的媒体以及各种不同的观点。中文互联与英文互联信息的广度、深度有巨大的落差,因此觉得这是一项有意义的事业,也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一个类似的翻译站叫经济学人中文版,创始人杨松的经历可谓殊途同归。从2005年6月开始,杨松因为考研而接触到英国杂志《经济学人》,半年里阅读了几百篇文章,英语获得了不错的分数,于是便把这本非常非常非常棒的杂志的PDF版上传到络,与友共享,并组织友一起翻译。用他当时的话来说是:看一本《经济学人》胜过北师大读书4年。

  最早的译言是以博客的形式出现,名字叫言多必得。从2006年7月开始,张雷3个人开始自己翻译一些东西,发布在博客上。言多必得的文章在话题上非常集中,主要是与创业特别是IT创业相关的内容,包括互联技术、风险投资和商业模式。博客上的第一篇译文《做一个天使投资者》,还有赵嘉敏的第一篇译文《白手起家的艺术》,都属此类。

  第一次跑题来自于张雷翻译的文章《复发型和扩散型乳腺癌》,张雷的父亲是患淋巴癌去世的,因此,当看到一个友在上为患乳腺癌的母亲求助时,他连夜翻译了这篇从互联上搜索到的文章。后来,他又翻译了《这不是不治之症简介淋巴癌》,并在译者的话中写道:淋巴癌在10年前夺走了我最亲爱的父亲。今天,对比一下互联上中、英文淋巴癌的相关资料,发现中文信息的质量、数量、深度上还有很大差距。这也是我开始做译言的原动力之一。这篇译文,也成为译言上阅读数和评论数最多的文章之一。

  很快地,有友申请加入翻译的团队,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博客平台的不够开放逐渐成为掣肘,于是,2006年底,3个人决定,把译言从一个博客改版成站。

  其实在做译言之前,我对络的了解仅限于使用google搜索东西,直到那时,他们要把译言做成一个2.0的站,我都还弄不懂2.0和1.0有啥区别,为什么BBS就不是2.0呢?赵嘉敏说。

  络平台的能量很快显示出来。2006年7月成立初,3人自行操刀内容周更新量约4到5篇;平台开放后至2007年2月,来自用户的日均译文发表数目已达两篇,并且,日独立访问量已突破并稳定在1000以上。内容上,除了创业类、管理类和IT产业之外,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等方面的内容也逐渐增加,慢慢形成了如今的大杂烩。

  web2.0把单个人原本离散的兴趣聚合起来,产生了单个个体不可能产生的价值。张雷说,可以说,译言把千千万万小的利他和利己的行为聚合起来,成就了巨大的利他的成果。

  盗火者的理想与现实

  我是译言人,Yeeyanese,这是我自己取的英文词。就像作为Goolge迷的我,在介绍自己时会来上一个Googlese。现在是厦门大学经济学专业大四学生的董云峰说。虽然是2004年进入大学的,但对于个人成长史而言,我的大学时代始自2007年。

  当年4月的一次偶然机会,董云峰通过搜索引擎发现了译言,当时只是觉得好玩,因为可以练英语,还能学到新知识,扩展视野。重要的是,将自己觉得有价值的资讯引入中文互联世界,分享价值,感觉很快乐。这直接促使他加入了译言人的行列。

  更为深远和关键的是,通过翻译我对外部世界的了解与理解都发生了质的变化,我对英语的兴趣和热爱也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我开始以英文世界的互联精华为主要阅读对象,Economist、Business Week、FT、Slate以及New York Times,没有译言的推动,我不可能接触到那么多的优秀文章,跟上全球的新思潮。

  这与很多友做翻译的出发点和目的相似,觉得中文互联上的好文章不多,更多的好东西在于一般人看不到的外文世界,有必要超越语言的障碍来了解这样的一个世界。

  差距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国内中文信息的开放性不够是一个重要原因。对比中外媒体,国内媒体更多地是强调和,而西方媒体可能有更多的揭露性和批判性。当然这也与整体的政治气候有关。译言创始人张雷说。

  鲁迅曾把翻译家比成盗火者把外界的思想、情感、艺术之火盗来,提供给别人,这是所谓无私的盗火者。

  如今中文互联上的这些盗火者,大多80后的年轻人,比如译言,目前有一半的用户是在校学生,互联在这代人的成长经历中占据了重要的位置,互联的开放性和共享性也影响到他们的价值取向。其实愿意分享的友无处不在,Economist(经济学人)的大多数文章要收费才能阅读,我记得最早是一位在英国的友提供的账号和密码,后来是大家集资购买的。经济学人中文版最早的会员之一enclavetj如是说。

  enclavetj是媒体的,翻译目的也十分明确,向中文的络世界提供不同观点和信息。所以我挑的文章,除了中国,多是朝鲜、东欧之类的文章,指向性很明显。董云峰的翻译则是以商业类和技术类的资讯为主。也正是各种不同专业和知识背景的人聚到了一起,才成就了今天译言包罗万象而不失专业水准的内容。

  下,这些志同道合的人也会组织一些聚会,相互结识。像《经济学人》中文版组织过一次北京聚会,大概30个人左右参与,学生占了一半,感觉他们中间相当一部分是准备考北外高翻的。其他人职业也很不一样,有医生,做进出口贸易的,络,大学英语教师,还有奥组委的英文翻译。现任《经济学人》中文版总版主的施轶说。

  今年的汶川地震发生后,译言团队便启动了赈灾救援等相关资料的翻译计划,把美国国家紧急救援局站上的《地震搜救手册》放在译言的Wiki平台上,号召人们共同翻译。5月14日凌晨,《地震搜救手册》PDF版本便制作完成,并可以供人们免费下载。到5月16日凌晨,从世界卫生组织站上找到的《灾后防疫分析》等资料也都陆续校对完稿,供人们免费下载。

  我们没有想到因为汶川地震,很多人都参与到《地震安全手册》翻译的公益活动之中,这真正使译言Wiki平台在公益活动上迎来一个大突破。译言创始人之一的赵嘉敏说,Wiki太了不起了,能在这里把大家都聚集起来,我们从未发现自己竟然能起到这么大的作用。这一次集体翻译活动,也使得译言更加广为人知。

  :

  译言的十字路口

  译言的维基协作--很好、很强大、很Easy

  草根说:张雷谈译言做中国维基百科贡献社会价值

民生舆情
保险
男女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