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神级复兴系统 第六百四十四章 谁给你们的勇气?

发布时间:2019-10-12 18:44:17 编辑:笔名

神级复兴系统 第六百四十四章 谁给你们的勇气?

第六百四十四章谁给你们的勇气?

两分钟后,又一个老者出声“年轻人,路还长,只要在做事儿,都有个闪失。”

王耀眯起眼看着那个老者“老先生这是在威胁我的意思?”

“只是善意的提心,毕竟看王先生年纪,年轻气盛是正常的,过两年可能就知道,什么叫做吃苦了。”老者淡然的笑了笑。

“那看来,老先生是没少吃苦啊。”王耀轻笑道“不过我跟老先生不一样,我没您那么蠢。”

“放肆!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老者旁边的一个壮汉拍案而起“小兔崽子别给脸不要脸,冯爷好言相劝你当耳旁风,冯爷出来混的时候,你娘还在娘胎里呢。”

壮汉骂骂咧咧的指着王耀。

王耀脸色阴沉了下来,缓缓起身,向着壮汉走去。

“哟?怎么?小兔崽子还想要动手?”壮汉见状也露出狰狞的笑容,起身向着王耀走去。

所有人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幸灾乐祸的等着王耀被教训,毕竟跟那个壮汉相比,王耀瘦的像是个小鸡仔。

赵区长本来想去阻拦,却被何乐拦住了。

王耀走到壮汉面前,声音低沉“一条腿或者两只手,或者一口牙,你自己选。”

壮汉愣了下,随即大笑出声“老子先让你选!”

说罢壮汉伸出手向着王耀的天灵盖抓去。

王耀微微挑眉,没想到还真是个练家子,出手有真章,不过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技巧都是没用的。

就算在高明的技巧,也没办法做到巧破千钧的,但是一力降十会是永恒的真谛,不需要任何花哨,就像是血肉之躯面对钢铁坦克一样。

王耀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掌,挡住了壮汉蒲团大的手掌,所有人只听到骨头撞到硬物的声音,而是是接连好几声,紧接着就是壮汉撕心裂肺的惨叫。

壮汉的中指,食指还有无名指都被王耀一掌拍成三截,同时手腕也被王耀捏断,顺势手肘脱臼,整个巨大的身体跪倒趴在地上刚哀嚎两声,就被王耀一脚踩住了颧骨,所有人紧接着听到了让人牙酸是碎骨之声,紧接着壮汉的哀嚎声就戛然而止。

一切发生的太快,根本没有人能反应过来,即便是动作电影都拍不出这么粗暴的一幕。

一股恶心的味道夹着鲜血的腥在办公室内出现,有些人下意识的干呕出声。

还有的女生尖叫起来,躺在地上的壮汉早就昏死过去,下半张脸明显的坍塌,几颗牙齿随着白沫从口中涌出,模样凄惨无比。

“嘘~”王耀轻轻吹了个口哨,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那些尖叫仓惶的人们本能的僵住身子,面带惊惧的看着王耀,这个长相秀美的年轻人。

“放心,他不会死,只不过需要付出点代价。”王耀笑着对那位冯爷说道“如果您要是付不起医药费,可以找我。”

“你你你你!”冯爷指着王耀说不出话,身子颤抖不知道是吓得还是气的。

这时门外冲进来几个黑衣大汉,在何乐的指示下将那个昏死的壮汉拖走了,然后打扫了下地板,喷了香水,变得香气四溢的会议室内,却异常的让人感到恶心。

所有人再也不敢用鄙视的目光看向那个坐在首位面带笑容的年轻人了,目光都带着畏惧。

在众目睽睽之下伤人,还如此残暴的手段,之后依然淡定,太可怕了。

“刚才老先生说的规矩,是指这个吗?”王耀笑眯眯的看着那位冯爷。

冯爷脸皮抽搐着,脸色越来越难看。

“在座的论年龄都比我大,我也无意冒犯,这次找我们来到底是做什么的,希望大家能够直白点,刚才的小插曲,是因为有人不自量力的辱骂我,我以礼相待,他却蹬鼻子上脸,我也没有别的办法,毕竟不想耽误大家的时间,只能用快速解决了,要不然也没有别的办法,对吧,胡总?”王耀笑眯眯的看向旁边已经不再敢喘大气的胡兴隆。

胡兴隆额上冒出冷汗,他已经听出了王耀语气中的不怀好意,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他也算见过大场面,死人也见了不少,但是却没从又一次,让他感觉到如此恐惧。

仿佛在王耀这个年轻人温顺的外貌之下,藏着一个可怕的怪物一般,那个壮汉的身手是在圈内有名的,竟然毫无还手之力,让人不得不害怕,这种恐惧,比被枪指着头还要恐惧。

不过还是得硬着头皮,因为刚才那个壮汉自作自受,他不相信王耀敢用武力光明正大的对自己行凶,于是擦了擦头上的汗“确实,确实是来谈正事儿,希望大家都摆正姿态,王先生有什么话,可以摊开来说。”

“我没什么话,我是你们叫来的。”王耀笑了笑“你们应该有很多话吧。”

被王耀目光扫过的人都不敢与其对视,纷纷低下头或者别开目光。

王耀看着这些的欺软怕硬的嘴脸,轻笑出声“你们写联名信骚扰冯纪忠老先生的时候,也是这个态度吗?”

王耀嘲讽完,有些人头更低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看来王先生对我们找冯老帮忙心有芥蒂啊。”最后还是那个贺宽开口“冯老先生是我的恩师,在听说他参与了你们的‘九重宫’设计之后,我有些惊讶,但是看来设计方案之后,我则是愤怒,我觉得,我的恩师可能被你们蛊惑了!”

王耀微微挑眉“您说,哪里蛊惑了?”

“所有人都知道,冯老师目前现存,最了解华夏建筑的大师,也是参与过华夏建筑复兴计划的参与者,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什么是华夏的建筑了,但是不知道你们用什么样的方式,竟然让他参与了这个荒唐的‘九重宫’设计。”贺宽义正言辞“从设计到理念,根本就是对华夏建筑的侮辱,是打着华夏建筑的旗号,招摇撞骗消费国民热情,这种商业手段,简直令人不齿。”

王耀等着贺宽说完,笑了笑,这个贺宽倒是有几分风骨,有点威武不能屈的意思“贺先生从事建筑行业多少年了?”

“老夫六十有二,七岁做学徒,从业五十余年。”贺宽冷哼道。

“哦?那和老先生也算是经历过,亲眼见识过老京城的人了吧。”王耀笑着说道。

贺宽愣了下,点点头,不知道王耀问这话什么意思。

“您是见过老京城的风情,但是您见过大明的磅礴吗?”王耀笑眯眯的问道。

贺宽又愣了下。

“元都的特质?南宋的春色?北宋的富饶?五代十国的多样?盛唐的繁华呢?您都见识过吗?”王耀笑着问道。

贺宽眼神有些慌乱“当然,我大学毕业论文写得就是华夏建筑见解,当时跟随梁思成先生的脚步考察过很多古代建筑。”

“既然如此,您觉得,什么是华夏建筑呢?”王耀笑着问道。

“至少是用古代工法,材料,一具先辈流传下的制式才能叫做华夏的传统建筑,像你们设计的那些混凝土建筑,即便加上了大帽子,红砖绿瓦,依旧制式仿制的外形,根本没有对华夏文化的忠诚!就是形式主义!”贺宽海底有声的说道。

“你说的没错。”王耀笑了笑“但是我从来没说,我建的是华夏传统建筑啊,我只是建一个华夏现代建筑,而且你们谁能给我一个华夏现代建筑的定义吗?据我所知,就算是吕彦直、刘敦桢、童寯、梁思成、杨廷宝五宗师在世,也不能给华夏现代建筑下一个定义吧

,他们是华夏近代建筑的奠基人,但是,已经是现代了,谁来给我个定义?你吗?”

贺宽被问的愣住了。

“整个华人建筑圈,除了在世的冯老之外,贝律铭先生算一位可以说无人能出其右,剩下的年青一代,崔凯,王澍,刘家琨,柳亦春,马岩松,但是,那个敢给华夏现代建筑下一个定义吗?”王耀面无改色的问道。

贺宽脸色别的愈发难看,因为跟这些人比起来他顶多算是个设计助理,但是心有不甘“但是也轮不到您这位在建筑业没有丝毫建筑的人定义吧,利用这个做商业噱头,未免也太无耻了。”

“很奇怪,你是没看建筑师的名单?”王耀满脸疑惑“里面那个不是世界级的建筑大师?况且在下不才,也算精通华夏文化,虽然建筑不是主业,但是也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和哈佛大学的建筑系有个研究生的学历,应该也也算是半个建筑设计师吧。”

王耀说完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宾夕法尼亚大学和哈佛大学的建筑系,近代出现过无数世界级别的建筑大师,其中华人最有名的就是梁思成,童寯与贝律铭等大师级人物,这么算来,王耀也算是他们的学弟了。

“不可能!”贺宽惊呼出声,满脸震怒“休要满口胡言!你就算打娘胎里开始学,这个年纪也得不到这样的学历!”

“这是我的毕业和攻读信息。”王耀把笔记本电脑推了过去,学历对于拥有系统的王耀来说,是最不值钱的东西了,庞大的数据库足以支撑他攻读任何专业的学位。

贺宽瞪大眼睛看了好几遍,最后面色惨白的瘫坐在凳子上,像是被抽了魂儿,他在这个行业一辈子了,也没有得到这些学历。

“我很奇怪,你们一没有足够的学历,二没有足够的资本,是谁给你们的勇气,来质疑我的决定的?”王耀笑呵呵的看着在座所有人“质疑的对华夏建筑的审美?你们一群连老祖宗衣冠都不认识的人,除了户籍和国籍,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你们跟华夏这两个字有什么关系了。”

黄石男科
上海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舟山男科
黄石男科医院
上海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